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> 226、知道错了的王梓纯

226、知道错了的王梓纯

    陈放来到星洋娱乐公司,在之前赵昊的办公室呆了一会儿,孙赫就敲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调查得如何了?”陈放问。

    “陈总,已经调查清楚了,王梓纯和公司签约一事确实不合规矩,走了关系,贿赂了公司经纪人。”孙赫回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是我的失职。”

    陈放问道:“遇到这种情况,公司一般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孙赫道:“公司有权利单方面对所涉人员解除劳务合约。”

    陈放点了点头:“那个收了贿赂的经纪人,你自己看着处理,至于那个王梓纯……公司当时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招她进来的?”

    孙赫刚刚做足了这方面的工作,此时陈放问起,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公司的rg女团里,一名成员身体出了点问题,不适合继续在rg女团担任唱跳c位了,我们打算让女团的其他成员顶替c位,同时再引进一位有潜力的新人补足席位。

    所以,公司里就在北电那边组织了一次选拔,最终王梓纯因为和经纪人走了关系,成为了最后的胜出者。

    但是陈总,抛开走关系一事不谈,王梓纯的各项数据都非常优异,身材、样貌、舞蹈、声乐,甚至是表演天赋,确实都在水准之上。

    只要加以培养,应该能给公司带来不菲的收入,是一名值得培养的新人。”

    陈放道:“公司里没有自己的训练营吗,怎么会跑到北电去招人?”

    孙赫说:“以前是有训练营的,但去年经济不理想,就改成了艺术培训部,招收学员收费培训了。”

    陈放微微颔首,想了想问道:“王梓纯的合同是什么样的,如果违约处理她,她要赔付公司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500万。”孙赫迟疑道:“但陈总,光靠王梓纯走关系进入公司一事做文章,是不足以构成违约,让她赔付违约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。”陈放摸着下巴思索了下,“她现在应该在公司吧?”

    孙赫点头:“在的,刚来不久。”

    陈放:“去把她叫过来,我单独和她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去。”孙赫应了一声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王梓纯在忧虑中,见到孙赫朝自己走来,连忙上前问:“孙经理,老板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这件事的影响非常恶劣,导致新老板对你的印象特别不好,现在让你去他办公室。”孙赫沉着声音,然后又意味深长地道:“能不能把握住机会,扭转老板对你印象,这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下属,他大胆地猜测了一下新老板的想法,然后自作主张地加了把火。

    毕竟,王梓纯这小姑娘,确实很漂亮,哪怕在北电,也是校花级的美女。

    “谢谢孙经理提醒,我,尽量吧。”王梓纯讪讪一笑,聪慧的她,自然明白了孙赫的意思。

    带着满心的焦虑,王梓纯进入了老板的办公室,往那边一望,她整个人却僵在了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怎么是他!

    什么情况,这不是陈小闹的哥哥吗?

    他怎么会是公司的新老板,老天爷,你在和我开玩笑吗?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,把门关好,然后过来。”陈放看了她一眼道。

    王梓纯娇躯微颤,将房门关好,然后低首垂眸地走过去,娇滴滴地喊道:“老板。”

    陈放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饶有兴致地打量她:“刚才,不是还挺硬气的,骂我神经病吗,来,再骂一句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对不起,我,我当时不知道你公司老板。”王梓纯哭丧着脸道。

    大哥,我怎么敢骂你啊,现在给我一百个胆子,我也不敢骂你呀。

    该死的,为什么你会是公司新老板啊?

    还有,陈小闹也太低调了吧,既然有你这么个哥哥,为什么还要去参加星洋娱乐公司的签约选拔呢?

    我被坑惨了。

    陈放笑道:“不久之前,我记得你还比较有脾气,说什么不怕我找你麻烦,现在,我要找你麻烦了,你怕了吗?”

    王梓纯闻言俏脸一白,“老板,我错了……求求你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陈放板着脸道:“你让我放过你?可是,刚才的时候我在楼下说过要找你麻烦的,你这是要让我食言吗?”

    陈放顿了顿,悠悠道:“你看看,这世界有时候就很奇妙,不久前你还对我趾高气扬的,现在知道我是你老板了,你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觉不觉得很讽刺呢?

    对了,我记得你和公司好像签了5年的合同吧?

    5年啊,这点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    你惹到了我妹妹,我肯定是要报复你,这是原则问题,不能作罢。

    这样吧,我让人把你雪藏5年,不给你任何资源,只要你能熬过这5年,那你就出头了,这事儿咱们也了了,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王梓纯的膝盖都软了,差点给陈放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吓傻了,红着眼眶急切地道:“老板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别雪藏我,求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现在处于学业和事业的上升期,这个时候刚签了一家公司就被雪藏,而且还是整整5年,那完蛋了。

    至于违约,她想都没想过,500万的违约金她到哪儿找?

    就算把她卖了,也拿不出来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一时间,王梓纯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陈放道:“你求我也没用,谁让你欺负我妹妹的,我这人心眼不大,爱记仇,最见不得别人欺负我的家人,你让她心里难受一倍,我得让你难受十倍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王梓纯哭了,当着陈放的面,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她乞求道:“求求你别雪藏我,我才刚刚签约,那样我的人生就完了,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陈放好笑:“你的人生完不完,关我什么事?你要是有本事,你也就可以找个人这样报复我。”

    我要找得到才怪了。

    王梓纯双眸含着眼泪,楚楚可怜道:“只要,只要你不雪藏我,我们什么都可以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迈着莲步走过来一些,站得离陈放非常之近。

    陈放眉头微挑,一本正经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