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> 237、母亲的惊讶

237、母亲的惊讶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儿,来到一家购物中心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逛了一个多小时,陈放给慕白白买了许多的衣服和鞋子,香水、口红还有些护肤品这些女孩子用的东西,也一股脑儿买了,全是名牌。

    一通买下来,花了差不多25个w。

    两人逛完商场,潘志明正好从租车公司提来一辆奔驰的房车。

    尽管档次比不上劳斯莱斯,但胜在里面的空间足够大。

    坐上奔驰,陈放带着慕白白来到一家酒店。

    酒店的房间里,慕白白红着脸对陈放道:“陈放哥哥,我有个事儿要和你说下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亲戚来了,还没走呢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慕白白小声说着,语气有些忐忑,一边说还一边紧张地望着陈放,生怕他因此而生气。

    陈放却笑了:“你想什么呢,我带你来酒店,只是单纯地想跟你说说话,休息下,又没说要对你怎样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别胡思乱想,等你长大后再说吧,现在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慕白白闻言却小嘴一撅,不服气地挺着腰,仰着头望向陈放:“我已经长大了!”

    陈放瞥了她一眼:“我说的是年龄,不是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我也长大了啊,我不小了呢,又不是非要成年后才能怎样怎样,法定的只要女孩子满14周岁就合法了,我都已经16岁了呢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陈放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放无言以对,确实是这么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事儿就别杠了。而且,你不是亲戚来了么,现在就别说那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能说了,我先去刷个牙,你等我啊。”

    慕白白的执着程度远超陈放的想象,他都表示没事儿,不用了,她却硬要感谢陈放刚才逛商场是送她的衣服鞋子。

    不然嘴上和心里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期间,两人断断续续地聊了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五点时,慕白白嘴皮子都说破了,才堪堪说服陈放两次,这让她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晚上不能在酒店留宿,她得回家,不然母亲会担心。

    与陈放告别之后,慕白白坐上那辆奔驰车,被潘志明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让慕白白松气的是,母亲这个点还没回家,不然被她看到了自己带了二十几个购物袋回家,肯定又是一通过问。

    不过,有时候怕什么来什么,慕白白前脚回家,因为尿意澎湃,把东西扔到小客厅的沙发后,去上了个卫生间。

    可刚上完卫生间出来,就发现母亲已经开门回来了。

    慌张的慕白白,连忙跑去沙发那边,准备把东西一股脑藏起来,搬回卧室是不行了,因为来不及,只能藏。

    但没用。

    慕白白母亲开门进屋后,看到慕白白后,松了口气,但却皱着眉问道:“我打电话你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“妈你打过电话吗?我没注意。”慕白白之前和陈放在一起的时候,把手机调静音了,后来也一直没心思去看。

    “你下午去哪儿了?”慕白白母亲道:“你们班主任打电话给我说,你请病假了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回事啊。”慕白白心虚道。

    “你后面那些是什么?”慕白白母亲走过去,看到沙发上堆满的购物袋。

    慕白白轻咳道:“就是一些衣服和鞋子啦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男朋友送的。”慕白白也不掩饰了,直接说道,反正母亲也早知道她和陈放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慕白白母亲诧异道:“那个人,来深市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今天刚来的,我下午请假就是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慕白白母亲闻言,那张风韵依旧的美丽面庞上浮出一缕温和的表情,微微点头:“知道送你礼物,这个人,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妈,他对我真的很好!”慕白白一听母亲如此说,立刻附和着赞同。

    慕白白母亲摆了摆手,道:“好了,把那些东西收进你自己的屋里去吧,不过,以后上课期间尽量就别请假出去了,学习要紧。

    还有,你现在年纪还小,处于发育阶段,一些问题要注意点,别闹出人命来了,我说的意思,你应该明白吧?”

    慕白白俏脸微微泛红,娇嗔道:“妈,你说什么呢,我和他,我们今天什么都没有啦,而且,我最近来例假了呢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就是随口叮嘱下你,没有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和你说了。”慕白白撒娇般地哼了一声,然后转身就准备收拾购物袋往卧室里搬去。

    慕白白母亲见状,唇边流露出一抹浅笑,摇摇头准备去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但就在她转身之际,余光扫到慕白白拿起的一个购物袋之上的logo,蓦然停下脚步,喊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妈?”慕白白回头诧异地看向母亲。

    慕白白母亲摇晃着身体,窜了两步上前,抓过刚才看到的那个购物袋,从中取出了一件非常漂亮的白色羽绒服,皱眉道:“这个牌子我认识,不是moncler的羽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moncler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牌子的衣服不便宜吧?”慕白白母亲道,她以前在富人区给人当家政工,对这类高端奢华的衣服品牌不陌生。

    说着,她又看向其他的购物袋,一瞧之下,发现了更多的品牌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迪奥的口红,他还给你买口红了?你小小年纪用什么口红!”

    “那你用吧,我不用。”慕白白把袋子塞给母亲。

    慕白白母亲愣了愣,笑骂道:“臭丫头,这是我用不用的问题吗,关键是……除了迪奥口红,这些衣服,这怎么连香奈儿、芬迪和古驰都有,他这是带你去逛了哪个商场了?全是给你买的名牌啊!”

    “华润万象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象城吗,怪不得,那里的奢侈品店多。”慕白白母亲颔首,然后美目闪烁,指着沙发上的一堆购物袋问道:“那这些东西,一共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二十多万。”慕白白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多万?!!”慕白白母亲心里哪怕早有准备,但也着实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她去给人当家政工,一年下来,赚的钱也就不到十万块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慕白白那个‘男朋友’这一送,就送了她二十多万,相当于她两三年的工资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