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> 266、秦妃
    他还没开口,陈小闹就撅起嘴唇,发出了抗议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又来了?去年哥一回来,你也是这样,哥现在都发财了,事业有成了,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,你就别瞎操心他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,正在捣鼓着价值50多万的‘世博套装茅台酒’的陈家海插了句嘴:“是那个姓秦的女人的亲戚?”

    “是她。”杨素芬点了点头,这事儿前几天她给陈家海提过。

    陈家海小心翼翼放下酒瓶子,对陈放说道:“小放,这个事儿,你无论如何得去一趟,之前你妈也是为了你着想,才厚着脸皮去给你说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陈放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:“爸,有什么隐情吗?”

    陈家海说:“这个姓秦的女人是咱们区新上任的区长,要是你不去,驳了她的面子,你妈那边就难做了,毕竟她在教育局工作。”

    陈放惊讶道:“区长家的亲戚?”

    陈小闹也吃惊道:“妈,你什么时候有个区长朋友了,我怎么不知道?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杨素芬笑着说:“那个时候还没你呢,那会儿我刚参加工作不久,她还在读高中,正好我是她班上的老师,不过没想到,这才二十来年过去,她居然已经是区长了。”

    杨素芬当年当过一段时间老师,是后来才进的教育局。

    杨素芬看向陈放:“你要是觉得为难,我推了就推了,没事的,去年的时候,我和你爸都还很担忧你以后的发展,但现在你也出息了,我和你爸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,也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陈放道:“妈,瞧您说的,这有什么好为难的,我正好也没事儿,明天中午就去见见那个区长的亲戚,你回头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杨素芬在教育局工作,一个小科长,敢不给区长的面子,这传出去不太好。

    不就是相个亲吗,简单,对陈放而言,没什么好为难的,毕竟杨素芬的初衷也是为了他好。

    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,但亲人的面子,陈放得照顾着。

    杨素芬道:“见了面之后,你要是相中了,以你现在的条件,基本都能成,如果相不中,随便敷衍下就走,不用在乎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放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相中是不可能的,真要成事了,有女朋友了,甚至结婚了,陈放该怎么给他的那些金丝雀交代啊?

    还怎么去照顾更多被生活压得难以喘息的可怜姑娘啊?

    这种玩笑可开不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中午,陈放准备出去相亲。

    陈小闹见了,笑盈盈地贴上来挽住他的胳膊:“老哥,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呗?”

    “你去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这样的相亲有什么意思,我知道,你心里肯定是拒绝的,之所以答应,还是因为妈那边已经答应那个区长了,你为了照顾妈的面子,不能不去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我和你一起去,假扮你女朋友,那个女的见了之后,立马就知道你的态度了,也不会再纠缠你,这样岂不是很省事?”

    陈小闹眼巴巴地望着哥哥。

    却只听他说:“你是不是傻,我要是有女朋友了,还去相亲,人家怎么想咱们家?妈的面子往哪儿搁?”

    陈放边说边拿手敲着妹妹的额头:“动动你的小脑袋瓜子,这种蠢事,能随便干吗?

    不喜欢直接拒绝就是了,没必要搞这些花里胡哨的,不然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脚,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呃,你说的也对,那我不去了。”陈小闹认同地点头,然后又补充道:“那你早点回来,你不在,我一个人在家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你乖乖在家吧,无聊就打游戏看小说。”

    出了门,陈放驾驶着兰博基尼,离开小区,径直往约定的相亲地点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蒙山区,一栋办公楼里。

    秦妃开完会后,回到办公室,脸上却被阴云所笼罩。

    本来这次从蓉城那边调任到蒙山区,有些明升暗降的意思,她内心是不太满意的,但没办法,只能服从组织上的安排,好好把分内的工作做好,对得起自己这个区长的职位。

    但是,刚来蒙山区就遇到了阻碍,尽管心知这是必然,可依旧令她有些心塞。

    “当官,真难……”

    素手揉了揉太阳穴,秦妃看了眼时间,发现已经是中午时分,该去用餐了。

    但在这时,她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连忙拿过来看,见是杨素芬打来的,接通之后笑道:“杨老师,你怎么打电话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您可别叫我老师了,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。”杨素芬道。

    “一码归一码,工作时有工作的称呼,私底下,以朋友的身份相交,并不冲突。对了,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前段时间吃饭的时候,我们聊到了我家那小子,您不是说您也有个妹妹吗,既然他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那说明两人挺有缘分,就安排他们见个面,相互了解下……”杨素芬道。

    秦妃拍了下白皙的额头,恍然道:“哎,你看我这记性,最近几天开会开麻了,把这事儿给忘了,之前约定好的时间,好像就是今天吧?”

    “对,今天中午,我家小伙子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这边马上安排小萱去。”

    和杨素芬结束通话,秦妃又拨通了妹妹秦萱的电话,开口就是问道:“小萱,你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:“我还在沪上呢。”

    秦妃闻言秀眉大皱:“你怎么还在沪上?我之前不是给你说,今天有个相亲,让你赶在中午之前回来的吗,怎么还没动身?”

    秦萱哀叹道:“姐,不能怪我啊,我昨天下午就想走的,机票都订好了,但我公司临时有任务,只要把任务完成了,我可以多拿好几万的奖金,你说,为了个相亲,我要舍弃那好几万的奖金吗,臣妾坐不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妃轻声哼道:“你就找借口吧你。”

    秦萱:“我没有找借口,虽然我对相亲这个事挺反感的,但既然我之前答应你了,我就不会轻易食言,实在是公司真有任务走不开啊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对方是我高中老师的儿子,我已经亲口答应她了,现在食言,你让我堂堂区长的脸,往哪儿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