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> 299、我愿意投资你啊

299、我愿意投资你啊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进入餐厅。

    走在后面的陈放目揽安然那妙曼的身段,不由为安家的基因点赞,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她穿的是黑色皮裤,这种着装,对于身材不达标的女人来说是噩梦。

    但对于身材纤瘦的女人来说,却可以让她们尽情地展现自己的长腿和翘豚。

    来到一面餐桌前,落座之后,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,递给陈放。

    陈放接过后也没客气,直接点了起来。

    点好菜后,服务员给陈放两人倒了茶水,陈放端起一杯清茶抿了抿,看向安然:“你微信上说有事找我,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安然咳了一声,也不隐瞒,直接道:“那个,你和幼甜的事情,其实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她那丫头其实挺倔的,心里明明一直有你,但却始终不肯承认,前阵子在我的逼问下,她终于如实吐露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陈放笑了笑。

    安然点头,继续说:“没错,她虽然表面上对你漠不关心,但却一直很在意你,而且还总是因为你和苏瑶当着她的面秀恩爱吃闷醋……”

    陈放道:“这些是她让你来说的,还是你自己来找我说的?”

    安然:“她脸皮薄得要死,是我自己来找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什么意思?”陈放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安然迟疑了下,看了眼四周,见无人注意,小声说:“我听幼甜说,只要她答应给你当情人,你就送一套和苏瑶那栋别墅一样的豪宅给她,有这回事吗?”

    陈放怔了怔,笑道:“我确实说过这话。不过那也得踏踏实实跟着我满三五年之后。”

    几年什么的都是其次,关键是你真说过要送豪宅啊!

    安然闻言呼吸急促了几分,连忙道:“那,现在这话还算数吗?”

    “算话。”陈放颔首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没有反悔的必要,因为,这是未来他的每一个金丝雀的标配。

    况且,他也确实需要花钱,而给金丝雀们配豪宅豪车,与陈放积累花费值、升级系统的计划并不违背,反而十分吻合。

    安然见陈放承认,心跳骤然加速,红润着面庞,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陈放见她那副样子,笑道:“我很好奇,你问这些干嘛?”

    安然深呼吸了一口气,平复下心情说:“我也直说了吧,我觉得如果你真的还说话算话,那你和幼甜的事情,我不但不反对,还能助你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助我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“我去帮你说服她,如果说不服,那我就帮你安排安排,然后你自己去税服她!”安然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陈放听得一脸古怪之色,好笑道:“你这么坑你妹妹,真的好么?”

    安然听此摇摇头,义正言辞道:“你这话就不对了,我这样做怎么能是坑她呢,我这是在帮她!

    她是没吃过什么苦头,不知道生活的艰辛,哪怕她现在恨我,我也不想她以后因为没钱而被生活压垮……

    在我看来,一个真正成熟懂事的女人,首先考虑的应该是生存与未来,然后才是面子与尊严。”

    陈放笑了笑,没表示什么,端起茶杯摇晃两下,抿了一口,问道:“听说,你之前是在美国读书,还拿了博士学位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,你的博士学位应该是花钱买的吧?”陈放忽然这么道。

    安然脸色一滞,面皮不可控制地抽搐两下,表情有些尴尬:“虽然确实出了点钱,但我也是认真学习过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放目光微闪,开始了无中生友,不急不缓地说:“我有个朋友,和你差不多大,去美国念书镀金,花钱拿了个博士学位。

    她拿这个博士学位,目的与大多数人不一样,别人是为了进入大企业工作,成为社会精英,但她却是为了包装自己,把自己打造成为海归女博士,成为表面上有学识、有文化的女性。

    然后去吸引有钱人的关注,被他们收养,甚至是嫁入豪门。

    但是,她失败了,回国之后,她一开始想要500万把自己的一年卖了,可没人要。

    她只能降价,一次又一次,到现在,只要50年就可以买下她一年。”

    陈放一边说,一边注视着安然的神情变化,因为他从来没有和那位‘海归女博士’做过交易,所以就算说出了她的经历,也不认为她会联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安然脸色滚烫,嘴唇被咬得有些发白,心里窘迫极了,因为……陈放说的完完全全就是她呀!

    “是幼甜告诉你的吗?”安然窘迫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陈放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替她掩饰了,一定是她,除了她之外,我的想法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袒露过。”安然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心里都快咒骂死安幼甜了,这个混蛋妹妹,居然出卖我!

    然而,她真想岔了。

    安然深呼吸一口气,美目轻闪几下,说道:“我承认,我的博士学位确实是花钱买的,我去美国读书,也的确是为了包装自己,然后把自己卖个好价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样的做法不会被这个社会所认可,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,我一没有犯法,二没有伤天害理,我只是想按照我自己的价值观来获取生存资本。

    我知道,一些卫道士肯定会骂我不知道礼义廉耻,不讲道德,但道德本来就是底层人士为自己的懦弱无能找的遮羞布,有人愿意遮遮掩掩,一辈子虚伪地活着,但我不愿意,这有什么错吗?

    不过……或许真的有错吧,因为我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这番话,陈放不做评价,因为站立的角度不同,对错那自然就是两回事了。

    只是,听她这么一说,陈放算是彻底确定了,安幼甜的这个姐姐,就是当初那位海归女博士。

    缘分这东西,真是妙不可言,没想到在茫茫大海之中,居然能遇到她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能是系统在有意无意地引导和安排,这种可能性,非常大。

    陈放意味深长地道:“其实,你并没有失败。”

    安然摇头失笑:“你不用安慰我了,我花了家里太多太多的钱,结果到现在了,还一事无成,甚至有时候都还要问幼甜借钱度日,被她鄙视,这还不失败吗?我恐怕是所有的海归女博士当中,混得最惨的一位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安然又道:“好了陈帅哥,你也别嘲笑我了,我就是个可怜人,给我留点面子吧。

    回到刚才的话题,我的提议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太好。”陈放摇了摇头,抬手在桌上敲了敲,笑道:“不如,你听一听我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安然连忙正襟危坐,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陈放道:“幼甜我是很喜欢的,但是,如果加上你,我就更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安然脸色的表情一滞:“呃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放:“你不是说你失败了吗,我说没有,只要我能帮助你,你就没有失败,现在,我愿意投资你,不过,你愿意让我入股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