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> 314、我陈放,义不容辞

314、我陈放,义不容辞

    【你有新的商品待查看,请注意!你有新的商品……】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魏小东梦见自己回到了人类社会,正在与人花天酒地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但耳边响起的一阵提示音,又将他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是熟悉的游艇空间,魏小东稍作感念后,打开‘商店’看了看,屏幕上挂着那样商品,令他心情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【一部卫星电话】:1000万。

    魏小东没有迟疑,果断选择购买,反正已经欠了六个多亿了,再多1000万的欠款又如何,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但让他眉头微皱的是,居然无法购买。

    很快,商店界面再次弹出一条文字提示。

    【购买前,请将上一部卫星电话销毁并扔掉,否则无法购买。】

    “上一部卫星电话?”魏小东怔了怔。

    心想我还把之前那部卫星电话带着吗,我不是把它砸了么?上面这么提示,难道是当时没完全砸坏?

    思索之际,魏小东连忙起身跑去查看,在之前收拾的背包里一阵翻找后,确实找到了一部卫星电话。

    试了试,无法开机,更别说通话了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魏小东在驶离那座小岛后,有检查过游艇上的通讯设备,全都坏掉了,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也没多想,魏小东拿起这部卫星电话,将之扔到了外面漆黑的海面上,卫星电话很快沉入海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不久后,他完成了对商店里那部卫星电话的购买,并将之取出握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开机之后,魏小东看到信号格,面露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有信号,有信号了!”

    不过,现在也不是该激动的时刻,具体是不是假信号,还得试过才知道。

    魏小东保持着冷静,先是通过选择屏幕里菜单的‘当前位置’,再点击‘current  position’,经过一定时间的卫星定位后,屏幕上显示出了gps定位的消息,依次是经度、纬度和海拔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信号,太好了,我可以拨打求救电话了!”

    魏小东红着眼眶,通过卫星成功地拨通了一个救援号码。

    “hello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我他么终于听到句人话了,救我,我叫魏小东,我爸是魏刚,救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天后,魏小东在大西洋圣佩德罗岛附近被国际搜救队伍救起,在他们的帮助下,成功回到了人类社会。

    通过附属面板,陈放给出指引,让他销毁那艘游艇、卫星电话,以及所有商店里物品的痕迹,不然他将永远失去这个神奇的商店。

    魏小东不疑有他,没想太多就乖乖照做了。

    魏小东得救后,在他爸魏刚的安排下,避开之前在欧洲得罪的那位大佬,很快乘坐专机回到了深市。

    4月14号,获救后回到深市的第三天,魏小东以自己受到惊吓过度,这辈子都不想出国了,只想在国内开个度假村,悠闲度日为理由,向父亲魏刚伸手要10个亿作为启动资金。

    魏刚惊魂甫定,还处于儿子平安归来、万幸无事的喜悦中,想都没想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现在别说10个亿,只要儿子平平安安的,不乱搞事,就算100个亿,他都毫不犹豫会给。

    毕竟,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了,虽然嘴上说这个号练废了,要开下一个小号重新练,但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魏小东虽然有些惊讶于老头子这次的大方和干脆,但也没多思虑,拿到钱之后的他,有点不太想还那6个多亿的欠款。

    可这根本就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,当他的账户里多了10个亿之后,第一时间就被财富系统自动划走了63200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魏刚等人的记忆也被修正为了只转给魏小东36800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阳光明媚,气候宜人。

    【你获得42050万鱼翅、211500万抖币(1rmb=10抖币)……】

    正在春熙路独自散步的陈放,忽然打开系统,收到了新的提示。

    “咦,这么快就把欠的钱还上了么,我还以为要等上一段时间呢。”陈放微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按照陈放之前的推测,起码要等好一段时间后,魏小东应该才能从他爸那里要到数量可观的钱,可能是一两月,可能半年,甚至是一两年,他做好了长时间拿不到欠款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这才短短几天魏小东便成功了。

    看来,也不怪魏小东当初会养成那么飘的性格,全是他爸给惯的,太溺爱了。

    加上斗鱼账号里原有的余额,陈放的总鱼翅将近5个亿,而抖币则是刚刚得到的那么多,相当于2.115亿rmb。

    关掉系统,陈放心里五味陈杂,亦喜亦忧。

    “一下子就有这么多鱼翅和抖币了,这是要我去投资多少女主播啊?

    保守点,哪怕平均入股一个要花500万,也得一百多个了吧?甚至要求放低点,运气也好点,炮个几千人都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这是打算让我把斗鱼和抖音那些漂亮又没人疼的姑娘,全都一棍子打尽么?

    这可真是一个让人头秃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正义,为了让世界充满爱,这种让人头秃和为难的事情,我陈某人,义不容辞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当陈放还在为鱼翅和抖币太多,而感到烦恼时,秦妃此刻也很惆怅。

    近一周时间里,她拜访了十几位曾经的熟人。

    他们一开始都表现的很热情,但在秦妃表露出自己的真实来意之后,一个个都跟见了瘟神一样,表示自己还要出差、还要去开会、还要去见谁谁谁,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,把她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,是她和最后一位投资名单上的候选人见面。

    如果这人也拒绝,秦妃就真的没辙,走投无路了。

    约好的在天府广场附近的丽思卡尔顿行政酒廊见面,喝喝下午茶,时间订的是3点,结果现在都快4点了,也没见到人影。

    “不守时!”

    秦妃俏脸上的颜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如今她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任务艰难。

    正打算给那人打去电话,询问情况时,对方的电话率先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,梁总?你人到哪儿了?”秦妃连忙接通电话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秦区长,我这边临时有点事,今天恐怕是来不了了。”对面传来一个低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秦妃早有预料,哪怕很恼怒和生气,但依旧只能笑着道:“没关系,我们可以明天再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也有事。”梁总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后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天,未来一个礼拜、一个月,我都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行……明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