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> 339、赔钱吧孙医生

339、赔钱吧孙医生

    抹了两分钟眼泪,孙尚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前后看了看这辆法拉利的破坏程度,忍住泪水喃喃道:“完了,这下真的完了,撞成这种程度,没个100万,恐怕是无法了事了,我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孙尚襄恨死自己之前的抉择了,如果当时选择答应陈放,像孟艺那样拿到1000万的生活费,哪怕把这辆法拉利撞成这样,她也有足够的钱去赔偿。

    但现在……她浑身上下的积蓄不到六位数,该怎么去赔这辆撞坏的法拉利?

    跑是不可能跑的,因为到处都是监控录像,她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能老老实实地拿出手机,颤颤巍巍地输入车玻璃下的停车号码,拨打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请问哪位?”对面传来一个男人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深湾一号t7栋负一楼停车场的这辆法拉利,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,我刚才开车不小心把你的车给撞了,你能过来看下吗,我们协商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法拉利撞了?”对方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该赔多少钱,我一定赔给你。”

    对方沉默片刻,说道:“抱歉,这车不是我的,是我老板的,这样,你在那边等着,我马上给我老板打电话,具体怎么处理,他说了才算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挂了电话,孙尚襄心情沉重地等待起来。

    还在沙滩上晒太阳,物色漂亮比基尼大妹的陈放,接到潘志明打来的电话,说是停车场那辆法拉利被撞了,问他怎么办。

    陈放对此能有什么指示?直接告诉他,按照法律来办,这种小事儿就别来烦他了。

    但没过多久,潘志明又打电话告诉他,开车撞法拉利的是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人,而且没钱赔付,问他咋处理。

    很漂亮的女人?

    陈放眼珠子一动,咳嗽一声,对潘志明道:“这件事情很严重,我亲自来处理,你赶紧找人看看损毁程度,估算下需要赔多少钱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陈总。”潘志明应道。

    沙滩离深湾一号不远,没过多久,陈放便赶到了事发现场。

    潘志明连忙跑过来告诉他:“陈总,我刚刚把车受损的地方拍下来发到法拉利4s店那边问了下,损毁程度不算致命,没有到报废的程度,但也非常严重了,修下来大概要120万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120万吗?行,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,这件事我亲自去处理。”陈放闻言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支走潘志明后,他看到站在那边的一位身材妙曼的女人,眯了眯眼,举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立在不远处的孙尚襄,看到陈放走过来,凝目细瞧,然后整个人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他!

    孙尚襄见到越走越近的陈放,俏脸上控制不住地浮出了错愕与慌张的神色。

    待到来到近前后,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却被他率先抢过道:“刚才我司机打电话给我,说有个女人撞了我的车,我还纳闷儿到底是哪个虎娘们儿钱花不完了,敢撞法拉利,没想到居然是啊,孙医生。”

    虎娘们儿!我才不是虎娘们儿,我只是大意了才撞上的。

    孙尚襄望着他,问道:“这真是你车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车,难道是你的?”陈放拿出车钥匙按了按,车的前大灯虽然被撞歪下去了,但还是闪烁了几下光芒。

    这辆法拉利是陈放这次刚来深市时,叫潘志明去买的,而除了这辆法拉利外,还有一辆劳斯莱斯幻影。

    确认车是他的之后,孙尚襄有些抱歉地说道:“真的很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当时……”

    陈放抬手打断她的话,淡漠道:“你用不着跟我解释,事情已经发生了,无论你怎么解释,都改变不了你开车撞坏了我这辆法拉利的事实,所以,咱们还是就事论事吧,扯其他的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就事论事?”孙尚襄咬了下嘴唇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陈放的目光在她那张美丽的脸蛋上晃了晃,又看向破损的法拉利:“刚才我的司机已经问过法拉利4s店的人了,这辆车至少需要120万才能修好。”

    “120万……”孙尚襄闻言瞳孔微缩,娇躯轻颤,心如刀绞,脸上浮出了痛苦的神情。

    我才27岁,我连男朋友都没谈过,现在居然背负上了一百多万的债务。

    呵呵,突然有点不想活了,快点来个人捅死我,把我弄死算了……孙尚襄默默地在心里哀嚎着。

    陈放却道:“实话跟你说,你也就是遇到我了,如果遇到别的人,嘿,那你就惨了,要知道这车可是新车,我刚提没几天,连100公里都没开到。

    如果来个狠一点的人,直接让你赔一辆新车,或者按照年限折旧让你赔,那可就不是120万能解决的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只要你这么点,已经算很仁慈了。”

    孙尚襄眼眶微红,说道:“可是,我现在拿不出来那么多钱,120万……我现在手里只有1.2万。”

    陈放眨了眨眼,道:“所以,你现在无法赔偿我这笔钱,也没有能力帮我把车修好,是吗?”

    孙尚襄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:“陈先生,真的很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撞你车的。”

    陈放对她的道歉无动于衷,更是没看见她的可怜模样,毕竟,和他无关,又不是他把孙尚襄害成这样的,是她自己脑子出问题了,非要开车去怼法拉利,怨得了谁?

    陈放盯着她,悠悠道:“道歉如果有用,那还要警察和法律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孙尚襄闻言心里一凛,紧张道:“你,你要报警吗?”

    “发生这种事情,最安全的做法,当然是报警。”陈放捕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,说道:“不过,鉴于你之前在我那里租过房子,咱俩也认识,你如果想私了的话,我可以给你这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孙尚襄犹豫了下,问道:“私了,是怎么个私了法?”

    陈放嘴角微微掀起一丝弧度,微笑道:“孙医生你是聪明人,有些话,我想就算我不点穿,你也应该明白吧?说出来了,那就没意思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