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> 342、脑抽的秦萱(3600月票加更)

342、脑抽的秦萱(3600月票加更)

    当陈放正和秦妃通话之时,秦萱却在一脸郁闷地给孙尚襄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作为陈放的生活秘书,在他没有遮掩的情况下,秦萱自然而然地见到了豪宅中的两位美女租客。

    孟艺手腕上戴着的那只百达翡丽,价值300万rmb,秦萱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能让陈放送她这么贵重的腕表,秦萱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两人的关系肯定匪浅,多半是情人,就算不是,那也百分百有坚情。

    而因为慕大梨这两天没来上班,一些事务陈放便让秦萱这位生活秘书来打理了,比如给受伤的孙尚襄端茶倒水照顾她。

    看孙尚襄那副崴脚瘸腿营养不良的模样,秦萱没由来的又有些多想,于是,一阵旁敲侧问的闲聊之后,大概也确定了她和陈放好上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秦萱心怀感慨,看来,陈总是要在大猪蹄子这条道上,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他那个层次的人,又高又帅又有钱,花心是件很正常的事,不花心,反倒和这个社会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可让秦萱莫名郁闷的是,虽然她们这些女的都很漂亮,可自己也不差呀。

    要身材有身材,要脸蛋有脸蛋,而且还是陈总的生活秘书,怎么就没见他来撩自己,让自己给他当情人呢?

    尽管,秦萱只想过给他当正牌女友,没想过要给他当情人,可情不自禁的就是很不爽,很烦躁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样一种很奇怪,也很双标的动物,如果陈放真要找到秦萱,说让她给他当情人,秦萱大概会义正言辞的拒绝。

    哪怕她在和姐姐秦妃聊天的时候,总是口无遮拦,没什么底线,说什么只要有人愿意给她100万,她就答应给人当情人之类的话,可在骨子里她其实是个很矜持的姑娘,不然也不会母胎单身到现在了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陈放这样的高富帅,她馋吗?当然馋!

    如果给他当老婆,秦萱一万个愿意,嫁入豪门,从此荣华富贵,衣食无忧,不用再为钱财而烦恼,谁不愿意?

    但如果给陈放当情人,不仅秦妃那边不会同意,她自己也觉得很丢人,丢了老秦家的脸,心里膈应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当陈放找了别的美女当情人,却没有找她当情人,这又让她觉得自己很没面子,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行了,没有魅力和吸引力了。

    这听起来很矛盾,但秦萱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和想法。

    心事重重地出了孙尚襄的房间,秦萱走到客厅,见到刚给秦妃打完电话,从阳台那边走过来的陈放。

    她脑子一抽,鬼使神差地想要试试如果栽到陈放怀里了,他到底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一边和陈放打招呼,一边假装崴了腿,往他怀里倒去。

    “陈总,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吧你?”陈放见状,眼疾手快地搀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刚刚不小心脚下滑了下。”秦萱摇着螓首,见陈放没什么反应,娇躯又使劲儿往他身上挤了挤。

    陈放一开始还没多想,但她这样明显地往她身上拱,就算再傻也清楚她到底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嘴角微微掀起,伸手往她身上轻轻拍了两下,然后往她耳边吹了口热气,调笑道:“你这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秦萱缩了缩脖颈,耳根子微微泛红,故作淡定道:“没干什么呀,我就是没立稳当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立稳当吧。”陈放笑了笑,将她扶正。

    秦萱这姑娘,人漂亮,身材不错,陈放也确实对她有些不轨的想法,这点他从不否认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因为答应了秦妃不主动招惹她妹,所以对秦萱的态度一直很佛系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今天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居然主动来挑衅他。

    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“谢谢陈总。”秦萱低首垂眸道。

    陈放饶有兴致地盯了她两秒,说道:“跟我来书房吧,有些事儿要和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陈放转身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秦萱看着他的背影,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他刚才的反应,对我还是有点兴趣的嘛,不然也不会拍我的豚,更不会用那种眼神打量我,这说明我魅力不减,之前真是想多了……秦萱心里暗道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到自己刚才那种没头没脑的举动,秦萱的脸颊又情不自禁有些发烫,刚刚真的太脑抽了,也不知道陈总会怎么看自己?

    而且,他现在叫我进书房,干嘛呢,不会是要对我说,让我做他的情人吧?

    不会吧不会吧,我可是会拒绝的,我才不要当情人,我秦萱也是个要脸的女生,丢不起那个人!

    心里思绪不断,但秦萱脚下的步伐却没停,跟着陈放就进入了书房中。

    陈放进门后,让秦萱关了房门,之后从保险柜里将装腕表的表盒,统统取了出来,放置在书桌上面。

    “帮我把这些表盒打开。”陈放坐在书桌后面的真皮座椅上,一边解着手上的腕表,一边对秦萱吩咐道。

    秦萱上前,照办了陈放的吩咐,一个个表盒依次打开,二十几只总价值过亿的腕表,映入了她的眼帘。

    陈放将取下的腕表放入表盒中,对秦萱道:“百达翡丽的6002g戴了几天,有点腻了,今天打算换个腕表戴戴,你觉得我戴哪只合适点呢?”

    秦萱眼巴巴地望着这些腕表,苦笑道:“我觉得哪只都合适,除了那些女士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。”陈放拿起那只价值2000万的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的腕表,放在手上比划了下,“这只表不错,我还从来没戴过江诗丹顿的表,今天就戴它了!”

    陈放慢吞吞地戴着表,余光似有似无地瞟在秦萱的身上,见她正眼巴巴地望着书桌上的这些腕表。

    他主动引导着话题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买这么多腕表吗?”

    秦萱想了想,蠕动红润的嘴唇说道:“您这个问题正好提到我的认知盲区上了,我一直很纳闷,您买这多么表,也戴不完吧?

    而且,我看其中还有好多女士表呢,您应该也不会戴,难道就这样买回来放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