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> 397、落荒而逃许志彬(7更求月票)

397、落荒而逃许志彬(7更求月票)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包厢的房门忽然被敲响,紧接着被人推开,众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因此而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穿着酒店工作服的服务生,微笑道:“不好意思各位,打扰一下。”

    许志彬率先开口问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服务生指了指陈放道:“是这样的,刚刚这位先生让我帮他停车,我这边已经把车停好了,现在特意把钥匙给他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服务生走上前去,将车钥匙还给陈放。

    陈放从他手中接过车钥匙,诧异道:“我刚刚不是说了,让你停好车后,把车钥匙放到前台就行了吗,怎么还特地跟我送过来了?”

    服务生连忙回道:“您刚刚走得急,没去前台登记信息,我如果给您放到前台的话,由于我个人马上就交班离开了,所以,您一会儿下来会耽搁很久才能拿到车钥匙的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您能享受到我们酒店顺畅而优质的服务,经理让我去查了监控,找到您所在楼层的包厢,把车钥匙给您送过来。

    对了,停车的地方是在露天停车场的b1区5号,出了酒店大门后,右拐走几步就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放:“你倒是有心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:“不客气,那您要是没什么需要的话,我就先出去了?”

    陈放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退出包厢后,陈放趁热打铁,笑道:

    “接着说刚才的话题吧,市中心150平的房子,我没有,我个人喜欢住别墅和大平层,低于三百平的房子,住着觉得太逼仄了,不宽敞,我不喜欢。

    五六十万的车,我也没有,三百万以下的车,我一般是不会开的。

    哦对了,说起车,刚刚那个服务生帮我停的车,是一辆法拉利812,去年在蓉城的冬季车展上买的,花了六百多万,倒也还行。

    本来那车老早就说送给婉清的,但她死活不肯要,搞得我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阿姨叔叔,你们快帮我劝劝她,不然我都不知道该送她什么礼物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纪婉清幽怨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心想你什么时候说过要送我法拉利了,我压根儿就没听你说过,你就使劲儿忽悠我爸妈,不过……看他们那副震惊的样子,倒是挺爽的。

    魏萍闻言先是一愣,而后看了眼陈放的车钥匙,大喜过望,她是说那车钥匙的标志似曾相识呢,原来是法拉利啊。

    现在科技发达了,她没事儿也会用手机上上网,看到过有关法拉利的视频和图片。

    她连忙嗔怪着对纪婉清道:“婉清,你这丫头也真是的,人家小陈送你礼物,分明就是心意,你不收多不好意思,赶紧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纪婉清不满道。

    陈放这时把车钥匙塞到她手里:“给你你就拿着,不准再拒绝了,不然我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收下了。”纪婉清无语,把车钥匙揣入包包里,也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她觉得现在只是在配合陈放演戏罢了,反正一会儿散席了,都要还给他的。

    “小陈,我替婉清谢谢你了啊。”魏萍笑意绵绵地望着陈放,亲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对他的态度还不咸不淡的,但转眼就热情无比了,变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“阿姨客气了,我和婉清是男女朋友,说谢就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说得对。”魏萍笑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斜了眼许志彬,此前她还觉得许志彬十分优秀来着,但现在,不知道为何,莫名的有点嫌弃他了。

    一旁,许志彬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了,黑着脸道:“魏阿姨,这顿饭你们慢慢吃吧,我还有点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提起自己的公文包,拿起放到座椅后面的衣服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许先生,先等等。”却被陈放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许志彬皱着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陈放把服务员叫了进来,笑道:“许先生刚才可是说这顿饭你请客的,作为男人,不能言而无信,对吧?

    服务员,这位先生要买单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来了之后,连忙说道:“先生,您几位刚才点的菜和酒水加起来,一共消费235680元,请问是刷卡还是转账?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许志彬一脸懵逼之色,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一共是235680元。”

    “23万……怎么会这么多,你是不是多看了一个零?”许志彬道。

    服务员道:“点的菜品加起来一共18000多块,那瓶罗曼尼康帝红酒,是法国原装进口1985年的顶级红酒,要21.5万。”

    许志彬闻言,脸色一变再变,看了眼笑呵呵的陈放,整个人差点原地爆炸。

    要是只有几万块钱,他咬咬牙,忍着痛就付了。

    但二十多万……太多了,虽然他有,但他不想付。

    只是,不付钱又很丢人。

    看了眼纪婉清,又看了看魏萍,许志彬心里想着,反正有陈放这个家伙在,自己应该也没戏,那以后肯定不会再和纪家有什么联系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丢不丢人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那就不管他们怎么看自己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许志彬一咬牙,便哼道:“我连饭都没吃过,酒也没喝过,这顿饭钱不该我付,要买单找他们去,别找我!”

    说罢,许志彬也不敢看魏萍等人,与服务员擦肩而过后,便急匆匆走人了,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走后,服务员眼巴巴地看向陈放等人。

    魏萍也有点被那昂贵的价格给吓到,连忙说:“小陈,你刚刚怎么点了那么贵的酒啊,二十多万,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放笑了笑,抬手说道:“阿姨你不用担心,那个姓许的不付钱没关系,我来付就是了,不差那点小钱。”

    刚才点那么贵的红酒,陈放也没别的意思,本来是想坑一把许志彬的,但那家伙也不傻,没上当。

    不过,实际上他也没指望着许志彬一定会掏钱买单,因此,做好了自己付钱的准备,并进一步向纪婉清爸妈展现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二十多万罢了,洒洒水啦,不差这点。

    说着,陈放便让服务员拿来pos机,很快刷卡完成付款。

    陈放的干脆利落与大方阔绰,让魏萍又惊又喜,对他的态度也如纪婉清昨天说的那样,变得无比恭敬,言语中充斥满讨好和顺从的味道。

    陈放也懒得评价她了,因为现实中像她这种前倨后恭、势利眼的人,其实不在少数。